作文教学是培养学生综合素质、发展学生思维的重要渠道,它得天独厚的学科特点,为学生创造能力、创新思维的培养提供了必要的条件。作文教学必须为培养具有强烈的开拓、创新能力的新人作出全新探索。只有几株稀稀落落的“领异标新二月花”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万紫千红才是春”。综合众多当代教坛前辈的经验,可以看出,以下几方面是创新能力培养的必由之路。

一、思维的敏锐性

思维的敏锐性,又叫智力敏锐性。它是指智力活动,特别是思维活动要正确而迅速。只有这样,在处理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才能够适应紧急的情况来积极地思维,周密地考虑,正确地判断和迅速地做出结论。这也是信息时代的要求。

培养创新能力,必须从对思维敏锐性的训练开始。作文,是对大千世界感受的文字表述。大千世界是纷繁复杂的,有声有色的,而且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或显著或隐蔽的各种变化。所谓思维的敏锐性,就是对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保持热爱和关注的心态,能够迅速而准确地捕捉到它们那些不易觉察的存在和变化的信息。当前,中学生课业负担较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者大有人在。在此种情况下,教师更应当注意引导学生目光不能只盯着书本,还应看看“窗外”的无限风光。

河南省特级教师王振中曾在《八方求知,三手教书棗我的语文教学思想》一文中介绍了这样一个实例。他曾让学生练习新诗的写作,一位同学写了一首诗棗《花雨伞》,诗中这样写道:“蓦然回首/猛想起/儿时常见的黄油布伞/为何不曾在雨幕中出现!”这位同学敏锐地注意到黄油布伞消失的现实,从而折射出中国的巨变。这首诗受到王振中老师的嘉许,使更多的同学一起睁大了观察世界的眼睛,54人共写出了71首诗。19世纪英国教育理论家斯宾塞说:“应该引导儿童自己进行探讨,自己推论。给他们讲的应该尽量少些,而引导他们去发现的应该尽量多些。”王振中老师在这里进行的便是思维敏锐性的训练。

二、思维的广阔性

思维的广阔性,是指面对某一具体事物或现象,能激发自己多方面丰富联想。众所周知,世界上各个事物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的联系显而易见,有的联系却不那么明显,只有善于进行深入思考的人才能发现那些不易为人们所觉察的联系。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在几何里一个三角形和一个四角形虽说有质的不同,但可以忽略这种质的差别,而说它们彼此的大小相等。”这也就是说,从形状上看,“三角形”与“四角形”之间并无联系,但若从面积上看,二者就存在着密切的联系。

联想是由某一事物想到另一事物的心理过程。它有助于人们多方向、多角度地思考问题,把人们的思维引向广阔的天地;它有利于人们随机应变,不依常规地进行超常的思考,使人们的思维跨上创造性的阶梯。心理学研究告诉我们:“凡对刺激能产生较多反应的人被称为具有创造力。”因此,善于进行广泛的联想,善于又快又多又准地揭示事物之间的联系,是创新能力强的表现。有意识地进行联想训练,促进思维广阔性的发展,是创新能力培养的重要组成部分。

天津市特级教师及树楠充分运用联想的原理,进行词语教学。他称之为“滚雪球”和“串糖堆”。比如,学习“涌现”一词时,将过去学过的“出现”“表现”“体现”“呈现”“浮现”“展现”等词义相近的词,拿来比较,真正弄清其相同与不同之处,仔细品味其用法。这就是“滚雪球”。还可以就描写景物、气候、服饰、神态等有关语词,用“串糖堆”的办法,进行分门别类的积累、整理。如描写“笑”的词语就有:苦笑、傻笑、假笑、陪笑、冷笑、暗笑、狂笑、奸笑、狞笑,哈哈笑、嘻嘻笑、扑哧一笑、咯咯笑、嫣然一笑,莞尔一笑、哑然失笑、会心微笑、相视而笑、付之一笑、仰天大笑、皮笑肉不笑等。无论是“滚雪球”,还是“串糖堆”,除了能分门别类地积累词汇外,也是运用联想法对学生进行的思维广阔性的训练。

北京市中语教坛新秀郭铁良老师,他要求学生用一条线将三个看上去毫不相干的概念串连起来作文。一名学生在《羊肉·菜汤·考试》一文中这样写道:

“她拿着刚发回的试卷,哭丧着脸,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回家去。一进门,妈妈忙从厨房里出来问道:考了多少分? 她无可奈何地递上了试卷。妈妈一看,60分?于是重重地哼了一声。把试卷啪地扔在了桌上。她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吃晚饭的时候,偌大的饭桌上只有一碗青菜汤,她呆呆地坐着,望着菜汤中自己的影子,大滴的泪水落了下来。

一天,她又一次向妈妈递上了考卷。妈妈一看,90分!乐得嘴都合不拢了。于是,妈妈经过一番忙碌,今天的晚餐是她最爱吃的涮羊肉。但她哪里咽得下去,泪水还是流了下来。她那空荡荡的头脑中,只留下了一个问号:为什么她得了高分,妈妈就给她做好的吃,难道妈妈不爱她,爱的是那些分数吗?这是为什么?她不明白。”

这个构思就颇巧妙。文章通过考试分数的高低和妈妈对自己的不同待遇,将羊肉、菜汤、考试三者有机地结合起来,反映了当前一些发人深思的问题,立意深刻。郭老师是这样阐释的:“在指导学生进行三个概念的想像时,要明确这三个概念之间的关系是多种多样的,变化的,要根据题目的内涵来确定。教师在训练的时候,可选择以某一物为主,其他为陪衬物的题目让学生练习,进一步提高想像能力。”

当然,着眼于揭示若干概念之间的有机联系,并不自郭铁良老师始。以《树木·森林·气候》命题的1986年全国高考作文题,便是一个有着全国性广泛影响的先例。只不过树木、森林、气候三者之间的联系较为明显,而羊肉、菜汤、考试三者间的关连难以一望而知罢了。

由浅显的若干概念之间联系的揭示,逐渐转向有一定难度的若干概念之间联系的揭示,反复训练,持续训练,必能使学生练出一双善于“发现”的慧眼。

三、思维的独特性

思维的独特性,是“创新”能力的重要标志。也有人把它叫作进攻性。美国哈佛大学物理学教授、诺贝尔金奖获得者温伯格说:“很重要的一个素质是进攻性,不是人与人关系中的进攻性,而是对自然的进攻性。不要安于书本上给你的答案,而要去尝试一下,尝试发现有什么与书本不同的东西,这种素质可能比智力更重要,往往是区别最好的学生和次好的学生的标准。”张志公先生在《谈作文教学的几个问题》一文中,也这样说道:“创造是目的,模仿既然只是个学习过程,不是目的,就不能以教学生会模仿为满足,而要不断地从模仿之中跳出来,把学到的好东西化为自己的,在自己的创造活动中去活用。”

温伯格所说的“进攻性”,张志公先生所说的“创造”,都是“创新”的同义异语。这些中外教育家的论述虽不尽相同,但“不安于书本上给你的答案”“不断地从模仿之中跳出来”等说法,所倡导的主张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思维的“独特性”。

由于传统历来推崇“惟书惟上”,所以,思维的独特性的培养尤为重要。它具体体现在教学中的“疑问”中。

古人说:“学贵有疑,小疑则小进,大疑则大进。疑者,觉悟之机也。一番觉悟,一番长进。”此论高度评价了“疑”的作用。关于“问”,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曾作诗讴歌之:“发明千千万,起点一个问。禽兽不如人,过在不会问。智者问得巧,愚者问得笨。人力胜天工,只在每事问。”爱因斯坦曾高度评价“提问”的意义。他的名言是:“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因为解决问题也许仅仅是数学上的或实验上的技能而已,而提出新的问题、新的可能性,从新的角度去看旧问题,却需要创造性的想像力,而且标志着科学的真正的进步。”

当代教改先行者莫不鼓励学生的“疑问”。湖南省特级教师邓日在《我的探索》一文中,介绍了自己的做法,提倡“三个敢于怀疑”:“敢于怀疑教师,敢于怀疑教材,敢于怀疑试卷。”上海市特级教师于漪教《变色龙》时,为了让学生理解奥楚蔑洛夫多变的现象背后掩盖着谄上压下的不变的本质,她曾以一条波浪曲线和一条直线的板书来表达。有的同学提出了不同意见,认为波峰波谷不能等距离,前后振幅应有变化,当奥楚蔑洛夫确知小狗属将军哥哥家时,巴结拍马的心情更急切了,频率应加速。面对学生的“质疑”,于漪老师立即鼓励、表扬,请他修改板书,并说明修改的理由。

还可以举出许多范例,均可证明“疑问”对“创新”的促进。爱因斯坦说:“一个由没有个人独创性和个人志愿的规格统一的个人所组成的社会,将是一个没有发展可能的不幸的社会。相反地,学校的目标应当是培养有独立行动和独立思维的个人。”棗我们应高度认识思维“独特性”的训练的战略意义。

四、思维的多向性

思维的多向性,又可称为思维的灵活性。它是指智力活动的灵活程度。其特点由五方面构成:一是思维起点灵活,即从不同角度、方向、方面,能用多种方法解决问题;二是思维过程灵活而不死钻牛角尖;三是概括棗迁移能力强,运用规律的自觉性高;四是善于组合分析,伸缩性大;五是思维的结果往往是多种合理而灵活的结论。

要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必须集中体现在思维的多向性训练上。“多向”,就是多端点,多角度,多方向。与多向思维相对,便是单向思维。安于习惯性思维,思路狭窄,求解单一,这样的思维叫单向思维。单向思维处于思维培养的低级阶段,显然不符合当今激烈竞争的世界向人才提出的挑战。要克服单向思维的弊端,最便当的方法是发展逆向思维。

逆向思维,是指从某个已知意义的相对位置去认识、研究和提出一个相反意义的思维过程。据心理学家分析,人们都有一种逆反心理,这种逆反心理的产生,是由于人们的心理定势受到冲击,客观现实违背了这种定势所反映的心理承受规律,这时便产生了一种抵制和反对的心理状态。作为思维方法来说,就是与习惯思维逆向而思,以习惯思维为“陈”,以逆向思维为“新”。逆向思维的核心是创新。我们在作文教学中大力倡导标新立异之作,其目的绝不仅在于克服千人一面,老套雷同,更在于发展其独立思考,求新求变的创新能力。

北京市特级教师宁鸿彬在《寓思维训练于读、写、听、说训练之中》一文中,介绍了一个造句的例子。造句是作文的基础训练。传统的造句,总是着眼于对词语理解的检查,所以,只要不错,就算“达标”。宁老师不满足于此,即使是一个词语的教学,他也精心设计,力求使之成为启迪学生智慧的契机。例如《反对自由主义》一课里有个成语叫“敷衍了事”,是贬义词。学生一开始都按贬义造,总跳不出“我们不能敷衍了事”之类的套话。宁老师来了个“逆向思维”,让学生把这个词用在正面人物身上,按褒义造。这样一来,单向思维被打破了,促进了学生创新能力的发展。

逆向思维,加上原有的习惯性思维,只是两向思维而已。善于创新者,绝不能满足于这“两向”,而应将其变为“多向”,这就是作文教学常说的“拓宽思路”。比如对于“知足者长乐”这一传统说法,仅仅会阐述“不知足者长乐”是不够的。我们的思路还应向更多的方面发展。如对什么“知足”?如果是对物质,那么,“知足者长乐”就是对的;如果是对知识,那么“不知足者长乐”才是对的。这样,加入特定条件之后,就会产生新的思路。新思路与新条件是密切相关的,意识到“新条件”的存在,充分考虑到在“新条件”下会产生的新情况、新结果,这就是“新思路”。

下面剖析一则寓言,以体会多向思维的妙用。

薛谭学讴薛谭学讴于秦青,未穷青之技,自谓尽之,遂辞归。秦青弗止,饯于郊衢。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薛谭乃谢求反,终身不敢言归。选自《列子·汤问》

乍一看,这则故事的寓意十分明显,是劝人学习应该虚心,不要浅尝辄止,说明了学无止境的道理。但是,如果细细品味,便会发现更多的启示。

从薛谭“自谓尽之”而言,固然可以引出“学贵有恒”“人贵虚心”的议论,但从“乃谢求反”而言,又可引出“知过立改”的议论。如果着眼于秦青,也大有文章可做。当薛谭“未穷”而“辞归”之时,秦青“弗止”,在饯别中,“抚节悲歌”一曲,打动了薛谭的心。这一曲“悲歌”的成功,既可以从秦青高明的教育方法来展开议论,又可以从秦青深厚的业务功底来展开议论。

再看薛谭“终身不敢言归”这件事吧,从他的学习态度讲,这样“持之以恒”“锲而不舍”的精神实属可嘉。但是,只从一人为师,莫若多方求教,从学习方法讲,又有待于改进。如果进一步分析,在薛谭“终身不敢言归”这件事上,秦青也不是没有责任的。如果薛谭之所以“不敢言归”,是因为求学“终身”,也未成才,那么,这样低的教学效率,当然值得批评。如果薛谭学艺已成,只是不好意思走,那么,秦青也应该鼓励他展翅高飞,博采众家之长,熔于一炉,开创自己的音乐事业。

如此看来,《薛谭学讴》这么一则短短的寓言便有六七种立意可供议论时选择。如果我们每拿到一段文字材料,都这样进行“多向思维”,那么,在立意上的创新是不难做到的。

总之,从思维的敏捷性到思维的多向性,实际上经历了一个由广度到深度的创新过程。创新训练的具体途径还有很多,但都不外乎是在思维的广度和深度上做文章。拓展思维的广度,可以创新;拓展思维的深度,也可以创新;在思维的广度与深度上同时拓展,更可以“创新”。

由于思维本身的不可触性,所以,“创新”能力的培养必须借助于物化的外力。作文,便是展示、检验与训练“创新”能力极好的媒介。以《薛谭学讴》为例,能够发现议论对象在立意上的“多向性”,能够在作文中体现出“向”与“向”之间的细微差异,是“创新”能力的直观物化。要写出出类拔萃的好文章,没有这种能力是不行的。正如黑格尔所指出的那样:“假如一个人能看出当前显而易见的差别,比如,能区别一枝笔与一头骆驼,我们不会说这人有了不起的聪明。同样,另一方面,一个人能比较两个近似的东西,如橡树与槐树,或寺院与教堂,而知其相似,我们也不能说他有很高的比较能力。我们所要求的,是要能看出异中之同和同中之异。”

假如我们能够持之以恒地进行创新思维的训练,何愁作文教学不能迎来“万紫千红”的春天!